柏沉

腐娃一枚

上善不若水 第十三章

    噫~离这么近,说不定会发生些什么,李瞳啊李瞳,你要是再不来,你女神说不定就成了别人的女朋友了。不对,这关我什么事?他恋爱了不就正好坐实了早恋的名头了,哼哼。
    还是快点闪,免得惹事,幸好教室门口就在楼梯口旁边,一出门拐个弯就能走了,若水偷偷摸摸地带上门,却不料门框刮上了没有放正的凳子,发出了吃剌剌的声音。
    糟糕!大事不妙!若水的眼角跳了几跳,下意识地回头看上善跟施小雨所站的地方,这一回头,正巧碰上了上善探究的眼神。
    “……”完蛋。
    上善朝着若水走了过来,“你怎么还在这?”李瞳本来是要表白的,该死的临场逃脱,好不容易帮他把施小雨约出来,竟然自己溜掉了,交友不慎!
    “我……我回来拿东西的。”
    “那等下跟我一起回去。”上善转回头对施小雨道:“抱歉啊,李瞳他临阵脱逃了,不过他是真心喜欢你,本来他是想说如果你也愿意的话,中考之后可以试一试。”
    施小雨的脸依旧泛红,点了点头,看着上善的眼神有些不舍,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当然这些只有若水看得出来,上善个呆子是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的。
    目送施小雨离开,上善回头若有所思地看了若水两眼。
    “走吧。”想问的话最后又吞回肚子里,上善走上前头。
    “哦。”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楼,若水盯着上善的背影,随即冷冷地哼了一声,长得好看了不起啊,就知道到处招蜂引蝶,看以后有了嫂子怎么治你。
    “你骑自行车了?”跟着上善走的的若水也没注意方向,只是跟在后面边走边发呆。知道上善停下来若水才注意到这是学校里停自行车的地方。
    “嗯,上车吧。”上善把书包放到前面的篮子里面,反正也没有几本书,没什么重量。长腿一跨就坐到了车座上,回头看若水。“向什么呆,上车了,又不是没带过你。”
    上次上善载她……那是好久之前了吧,若水愣了一下,刚想两腿一跨正着坐就被上善拍了下脑袋,“能不能淑女点,侧过来坐。”
    “哦。”可是以前老妈带她不就是正着坐嘛,那样比较稳一点,侧着坐总感觉没啥安全感。
    乖乖地侧着坐在后座上,双手紧紧扣着后座底。这种场景……好久没有出现了吧。
    上善骑的速度并不快,悠悠的,颇有一番偶像剧里的味道。停停停!偶像剧个头啊!
    此时的上善心里倒是没有若水那么激烈的心理活动,只是突然想起第一次载若水的时候,呃……摔的挺惨的,幸亏若水的女汉子属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爸妈才没有追究。
    若水,你……
    上善捏紧了手里的龙头,心里有些复杂,既希望她能明白,又希望她永远不明白。
    “你今天跟施小雨在一起干嘛的?真的就只是帮李瞳?”仔细想想施小雨的表情,若水还是觉得这两个人关系不一般。“而且上次不是过生日的时候,有那个谁家的大公子为了追她给她办了场生日宴吗?难道这样都没有追到手?”
    “嗯,没追到,不过也没白费心思,施小雨跟那个大公子成了朋友。李瞳那货,说好帮他表白竟然借口上厕所溜掉了!下次肯定不管他了。”上善才不会告诉若水是因为上次生日会他拿她做了个坏事儿导致两人的爱情萌芽被扼杀在摇篮里。
    “哦。”
    “你今天真的只是回来拿东西的?”上善骑车的速度有些减缓,好像在等她的答案。
    “……嗯。”看了看上善笔直的背影,若水撇了撇嘴,她才不说实话。
    “呜呜!”刚到家门口,三岁就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跳到若水怀里,左蹭蹭右蹭蹭。
    “三岁今天这么乖?”从后坐上下来,若水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一个……让她两眼放光的女人。
    “你好,请问你是?”上善自然也看到了那个显眼无比的美女,把自行车停到一边后,便询问那美女。
    “哦,你好,我是三岁的主人。”

上善不若水 第十二章

开学了,新的生活,新的开始,更新可能比较慢😂
    依依不舍地看着男神离去的背影,心道:“男神就是男神,背影都是好看的。”回过神看了看上善刚刚站的地方,上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林初雪趴在窗户上看若水,再看看上善离开的方向,似乎明白了什么。
    “呐,这是萧澜让我转给你的纸条。”若水刚刚在位置上坐下,就有人递过来一张小纸条。
    男神给她的?写了什么?
    “若水同学,你知不知道你哥哥上善喜欢吃哪些东西?知道的话麻烦告诉我。”
    “……”闹了半天是喜欢她哥哥呀,还让她激动了半天,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男神,然而他是gay……那也挺好的,当不成男盆友可以当嫂子呀,不对,是兄夫。男神是妥妥的攻。大家都是一家人有啥可以计较的,至于上善喜欢吃什么……她还真的不太清楚,要不去问一下,帮男神助攻一下?
    可是上善会告诉她吗?这一问题在放学后得到了印证。
    “我没什么喜欢吃的东西。”上善没什么好气,突然问这种问题干嘛?想要讨好他?想都别想。
    第二天若水就看到上善收下了某女生的酒心巧克力。若水窃笑,还说没有喜欢吃的东西,把酒心巧克力记在了便签上。
    还有什么喜欢吃的,总不能只写一样吧,算了,下次再打听到几样再一起送过去。
    嗯……可是……如果分成几次的话是不是可以多见到几次男神啊?可是上善说他不喜欢萧澜哎,该怎么办才好呢?
    眼珠转了几圈,若水决定还是收集好了一起送去,万一去了太多次被男神厌烦了就不好了。
    接下来的几天,上善都不时的收到一些小礼物,却也出乎意料的被他收下了,这让送礼物的小女生窃喜不已。当然,更开心的就是若水了,她已经写满了一张便签纸,嗯,马上就能送给男神了。
    重新撕下一张粉色的便签纸,工工整整地把以前记下来的都抄在了这张新便签纸上。放学的时候去找男神吧,反正他们初二比初三晚五分钟放学。
    一切都跟她想象的一样,非常顺利,好不容易等到了放学,若水连包都没收拾直接冲向初二的教学楼。楼梯口有两个,但是看男神的班级比较靠近西边的楼梯口,那他应该可能走西边下来,嗯,等他十五分钟,要是他今天没从这里下来,那明天就在东边的楼梯口等他。
    五分钟过去了,初二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走下楼梯,若水的眼睛睁得前所未有的大,生怕错过了萧澜。
    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看到。若水伸了个懒腰,朝四处张望了一下,已经几乎没有人了。再等五分钟吧,还不来就先走,明天再来。
    十五分钟过去了,若水已经蹲在原地用树枝在地上逗蚂蚁。
    还不来啊,可能是走的西边,那明天再来吧。
    站起身跳了两下,缓解了腿上的酸麻,若水回到了教室收拾书包。在临出教室门的那一刻,若水收回了即将踏出去的脚,躲在了教室窗户的旁边,用窗帘把自己裹起来,只露出一个脑袋探向窗外。
    那不是那个校花吗……叫……叫什么来着?哦哦,施小雨。旁边那个不是上善吗?他们两个在一起干什么?李瞳不是喜欢施小雨吗?李瞳呢?缩在窗帘里的若水看到上善逐步靠近施小雨,而施小雨一脸娇羞的笑容,心跳不觉得快了起来,卧槽,朋友妻不可欺!上善这是在干嘛?他不是说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吗?怎么跟施小雨走的这么近?
    若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上善背对着她,只能看到施小雨的表情……一直都很羞怯。如果说上善是在帮李瞳追她的话还是说得过去的,可是施小雨这脸红的模样,分明是更喜欢上善啊。
    啧啧,来者不善,她还是不要看的好,省的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临溜走前又偷看了两人的所站之处,噫,距离好像又近了一些。

上善不若水 第十一章

    “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的。”若水随着上善逼近的步伐往后退,直到无路可退,被上善抵在墙上。
    “不是故意的?那是有意的?或者蓄谋已久的?”学校的同学都知道了,他以后去学校该怎么混,他能想到他周一去学校的时候大家看他是什么样的眼光。
    双手撑在墙上,把若水压在狭小的空间里,近距离地看若水的脸,有一瞬间的晃神,若水慌乱中推了上善一把,上善一时没反应过来,直直的往后倒,若水又急忙去拉,然后没抓住自己反而也倒了下去,压在了上善身上。
    两个人摔在了一起,这是多少年之后两人靠的最近的一次,呼吸相闻。别想太多,没有亲到。
    “……”房门悄无声息的开了。“你们两个在干什么?”是杨父的声音。
    靠!这么背?若水抬起头,“爸,我哥他……在……教我防身术。”
    上善扯了扯嘴角,这种奇葩的理由也只有她能想的出来。“我们就是打闹玩玩。”
    “你们俩多大了,还打架?”杨父扫了扫地上的两个人,“若水,再这么调皮就让你住校了。上善,若水是妹妹,你也让着她一点。”
    “下次不会了。”若水从上善身上爬起来,上善也站了起来。细碎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若水看不出来他的心情。
    父母误会他们俩是打架很正常,毕竟小时候他们俩打架是家常便饭。而且刚刚两个人的表现太像打架了,更何况解释就是掩饰,掩饰的就是事实,事实就是他们俩打架了。只是上善……杨母瞥了一眼低着头的上善,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次的突袭让上善跟若水安静了很多,两个人好像进去了一种尴尬的状态,早上上学一起走但是一句话不说,晚上放学依旧是这种情况,吧里她的黄色小说的确有了些热度,学校里有不少人都知道了上善……作为受的一角。
    “上善啊,原来你是被压的,可以可以。”李瞳撑着下巴,眼里的戏谑笑意愈发浓厚,他也看了那篇连载中的小说,不错不错,描写细腻生动,他看了都有点心动,可惜他是有女神的人了,如果他喜欢男人的话,上善的确是不错的选择。
    “再提这事我们就绝交一个月。”一个月?不行不行,他月考还要靠上善呢,“好吧好吧我错了。”
    若水的黄色小说停更了,这件事情也渐渐消停了下来,不过知道的人在看到上善的时候还是会会心一笑,换来的是上善冷冷一瞥。
    “若水若水,那个是不是你男神?”林初雪拍拍打瞌睡的若水,若水听到男神两个字就唰地一抬头,瞌睡全跑了,“哪儿呢?”
    “那儿。”林初雪指了指窗户外边,高高瘦瘦的男生正朝着若水这里看来,看到若水看他,朝着她微微一笑,若水像被电了一样一下子就愣在那里。“嘿,你男神朝你笑呢,发什么呆?”林初雪推了推若水,“哦哦,我知道。”
    男神朝着若水招了招手,若水以为他喊她旁边的人,就顺着他招手的方向回了头,没人在。那就是……喊我?
    若水不敢相信,她男神居然来找她,像是鬼使神差一样,若水站了起来,林初雪笑眯眯地看着她,心想这丫头的春天终于要来了。
    “不许过去!”就在若水有道班级门口,离满身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上善出现在她旁边,神色冷漠。“为什么?”若水一懵,上善的语气……好奇怪。
    “我不喜欢他。”好直接……若水看了看男神又看了看她哥,一时有些难以选择。
    若水的男神叫萧澜,萧澜看到上善的反应,勾了勾唇角,“若水同学,我就是找你有点小事情,既然现在不方便,那就下次吧。”
    “哦哦,好的。”若水感叹男神的贴心,都知道不让她处于尴尬场面,哪像某人,一出来就冷着个脸,就像她欠了他多少万似的。

得遇一人,厮杀半生。

上善不若水 第十章

    第一次被表白,上善收到了一箱子辣条,还有一张小纸条,“杨上善,我喜欢你,这是我最喜欢吃的辣条,送你一箱,可不可以当我的男朋友?”这种表白太过耿直,上山觉得回绝了人家有点太不近人情,而他又不可能拒绝,最后……上善跟她成了哥们儿。
    上善看了一眼若水,“第一次表白收到了一箱子辣条。”
    “咳咳!”若水被饭呛了一口,差点喷出来。一箱子辣条,那个妹子也太……666。
    上善把汤推到若水跟前,“喝汤。”
    若水抹了一把被呛出来的眼泪,端起汤咕嘟咕嘟就喝了几大口。
    “你拒绝她了?”平复了下心情,若水扒完了碗里最后几口饭。
    “我跟她成了朋友。”上善看着若水被呛得满脸通红,在心里叹了口气,当时自己也挺懵的,反应跟她差不了多少。
    “哦,看来辣条挺有用的,能吃还能追男神。”若水碎碎念着,站起来收拾碗筷。
    若水有男神了?上善一愣,本来想抢她手里碗筷的手停在了半途。眼神一瞬间变得有些阴沉。“你男神?谁?”
    “你管我。”若水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抱着碗去厨房了。
    既然上善做了饭,那若水就负责洗碗,这是多年来两人形成的默契。
    若水的男神啊,是下一届的学弟,不过因为上学年龄稍微晚了一点,所以他们的年龄其实一样大。
    在若水心里,她的男神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且有三头六臂无所不能,上为学霸,下为游戏大神,曾经偶尔和男神组过队打王者,若水被男神分分钟斩杀,n连杀什么的深深折服,她这种游戏黑洞只敢在大神背后偷偷瞻仰大神的英姿。
    若水以前打过游戏,不过因为自己太坑了,队友只要跟她打过一次就不想再打第二次,王者荣耀也是下载了又卸载,反反复复多次之后,若水决定把它装在手机上但是不玩。
    上善嘛,他不打游戏,倒不是因为技术的问题,而是因为他不想打,感觉游戏都挺没意思的,花时间花精力说不定还要花钱。
    若水洗好碗,回到了房间,手机的呼吸灯一明一灭,若水点开,女神给她打电话了?
    自己居然没接到……哎,还有一条短信。
    “若水,你的小黄书可能要火~_~,你去吧里看看。”
    若水最近没有怎么更新小黄书,贴吧也没怎么打开看,这一打开……消息99+!!!
    这是有生之年的第一次啊,她居然收到了这么多消息。
    第一条:“我的男神啊,你居然把他写成受,楼主你出来我们谈谈。”
    第二条:“这这这,上善不是我们学校的嘛,初三学霸。”
    第三条:“学霸你是得罪了谁,居然这样对你。”
    一连串同情并喷她的评论让若水懵了一下,继续往下看,也有支持她的……
    “上善确实长的很好看,身材纤细,妥妥的受啊。”
    “可能只是凑巧吧,万一作者也不知道真有这么个人叫上善呢,反正我是挺喜欢这个受的。”
    “原来我的好基友是个受,哈哈哈。”这个人的ID是木子目童,额……李瞳?这下子完蛋了,那上善肯定也要知道了,完、蛋、了!
    “杨若水!”果然,上善嘭嘭嘭地敲若水的房门。“给我出来!”
    本来上善是在打听她男神的相关事情,然后李瞳就告诉他,他要火了,他还没明白他为啥要火,李瞳就给他发了张截图,是某吧里某人写的小说。
    若水把小说发到了网上!!!我&¥£€¢€♀♂#!
    上善把发在某吧里的黄色小说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越看越气,里面许多姿势竟然他自己都不知道!小丫头都是从哪儿学的?
    看来他这个哥哥很不称职啊,要自我反省。
    若水慢吞吞地开门,“怎么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上善气的反手把门拍上,大步靠近若水。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都从哪儿学的?”
    看上善阴沉沉的脸,若水心里直打鼓。“网上的。”
    网络真是个害人的东西,小时候那个天真烂漫的妹妹去哪儿了?

上善不若水 第九章

    “……”你什么时候是我的了?!不行不行,你这种烫手山芋我不能接。“他是我……”若水刚准备解释上善是她哥哥,上善就把她拉到了身后,朝着对面女生微微一笑道:“答案已经很明白了,抱歉,先走了。”
    也不等那边的人回话,上善就拉着若水走了。
    “你松手,三岁要掉下去了!”走了一段距离后,若水想要甩开上善的手。
    “哦。”上善趁着若水手使劲的时候一松手,若水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下来。本来被当做挡箭牌就很不开心了,现在他还这样!若水气的抱紧三岁就一溜烟跑走了。
    嗯,这是生气了?上善低头瞧了瞧刚刚握过若水的手,压制住有些不受控制的心脏。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正大光明地抓住她的手,跟印象当中的柔软所差无几,如果她知道了自己对她有这种龌龊的心思,她会怎么想?
    都把他当成受了,还能怎么想。上善摇了摇头,快步跟上若水。
    杨父杨母是做生意的,一个月起码有半个月不在家,在家的时候也难得管管兄妹两个,他们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帮做了坏事的若水擦屁股。
    今天杨父杨母也不在家。到家的若水翻了翻冰箱发现并没有吃的,而她只会做蛋炒饭,冷饭虽然有,但家里的鸡蛋吃完了,心情不好的她又不想去超市,那就不吃饭了。
    但是三岁是要吃饭的呀,于是若水把冷饭放锅里用油盐稍微炒了一下,本想全部倒给三岁的,犹豫了一下,若水留了一点给自己。
    上善呢,他吃啥?
    管他吃啥,还怕他饿着自己?
    若水端着饭碗坐在三岁旁边,边吃边生闷气。
    上善做完作业肚子才感觉到饿,这才想起来他们还没吃晚饭。若水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也不翻箱倒柜的找吃的。
    出了房门看到三岁满足的打盹儿,上善想到他们应该已经吃过了。看了看冰箱,中午的冷饭没了,这两只不会就只吃了冷饭吧?
    叹了一口气,上善出门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两样蔬菜,还带回了一壶子酸奶。在厨房洗切烧不费片刻功夫,就做好了两样小菜,挑了一点放到三岁碗里,其他的放在了饭桌上。
    “若水,来吃饭了。”推开若水房门,看到若水像贼一样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嗯?又在干什么坏事?又写小黄书了?“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像贼似的。”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若水连忙摆出笑脸,“就是又yy我了?”上善挑眉,心想暂时不追究她,毕竟今天她也帮了他一回,“出来吃饭,你不饿吗?”
    本来吃了半碗饭饿倒是不饿,不过上善既然做了饭……不吃白不吃。“哦,来了。”
    饭桌上的气氛有点过分安静,两人都只顾着低头吃饭。这画面三岁都看不下去了,撒开小短腿跑到若水腿边,用小爪子拍了拍若水的脚。
    “拍我干啥?”若水低下头把三岁捞到腿上坐着,“你也想吃?刚刚不是吃过了吗?”虽然味道不咋的。
    捏了两片菜叶子放到三岁的嘴巴里,三岁欢快的砸吧着嘴,咽下去后又跳下若水的腿,又去拍上善,上善瞥了它一眼,“我这里也只有菜,没有肉。”夹了一筷子菜叶子悬在三岁嘴巴上方,三岁乖乖张开嘴,“啊呜”完美的接住了菜,快夸我夸我。
    “……”没人夸它,好委屈,三岁左看看右看看两个人一个都不理它,哼!
    “这是第几次?”若水总算开口。
    “什么第几次?”上善没反应过来。
    “第几次被表白?”若水斜了他一眼,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第二次。”上善认真地回忆了一下,第一次嘛……还是不要提了。

上善不若水 第八章

    养了三岁之后的若水,确实乖了许多,每天按时回家,飞速写完作业带三岁出去遛弯儿,每周至少要帮它洗一次澡,总之,她写小黄书的时间几乎没有了。
    就是冲着没时间写黄书这一点,上善有时候还会扔点吃的给三岁。
    不过说来也蹊跷,三岁似乎能听懂人话,特别是若水说的话,对她,也是格外的贴心。比如,若水放学一回家,三岁就会扑上来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有时候甚至会舔的若水满脸口水。而若水本人对此十分享受,通常一起回家的上善感觉每天都要来一碗狗粮。
    “它主人也不来找找,虽然只是一条中华田园犬,但好歹也能看看家什么的。”再次被喂狗粮的上善忍不住嘀咕,若水看也不看他,“我就是它的主人。”
    春天已经过了一半,眼看夏天就要来临,上善和若水也将要迎来中考。
    然而他们上学还是那种节奏,一点紧张的氛围都没有,杨父杨母对他们俩的中考也并没有太多的重视。他们自己本身也没有太高的学历,他们只想他们的这双儿女能够平安长大。
    是若水遛狗的某个傍晚,若水看到了她期待已久的一幕。
    上善被表白了,一个打扮很入时的女生带着几个好姐妹在路中央拦住了上善。
    上善一开始是在笑,很温柔的那种。对面的女生也在笑,她以为上善也喜欢她,所以肯定会答应她,于是伸手递过了买好的花,当时的画面在若水看来挺唯美的,有美人,有鲜花,还有轻轻拂过的晚风,整一个偶像剧嘛!
    不过偶像剧里总有破坏这种美好场景的……
    喂喂喂,三岁你怎么冲出去了?!原本在若水跟前很乖的三岁突然冲了出去,目标是准备递花的女生。
    靠!最佳卖队友!本来准备看场好戏的,这下一自己也掺合进去了。
    三岁冲到女生面前龇牙咧嘴,然而女生看来这是非常蠢萌的动作,她笑了起来,“小可爱你是来卖萌的么?”接着看了看上善,“学长你怎么不接花?不喜欢么?”
    “嗯,我不怎么喜欢玫瑰,我更喜欢菊花。”上善弯腰抱起地上的三岁,依旧是朝女生温柔的笑。
    我更喜欢菊花……喜欢菊花……菊花……
    若水眨巴了两下眼睛,原来她哥喜欢菊花呀!
    “所以谢谢你的好意,我不喜欢你。”上善转头向若水这里走,嘴角噙着笑。
    若水特别想转身就跑,然而女生已经看到了她,原本温和的脸色一下子就黑成了碳。
    “小白脸儿,别给脸不要脸,有多少人排着队给我们家青青表白,我们家青青看都不看,跟你表白是你的福气!”女生沉着脸并未开口,倒是女生的后援团气势汹汹。
    “你是谁?”叫青青的女生也朝着若水的方向走过来,死死的瞪着她。
    我希望我是路人……然而某人并不这么希望。若水看到了越来越近的上善笑的春风满面,若水挺想撕他的脸。怀里的三岁雄赳赳气昂昂,上善往若水这里走这一点让三岁非常满意,这才是正确的选择嘛!
    本来若水不想多管闲事的,可是有人明显想她被掺合。
    好吧,我掺合是可以的,不过后果,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啊……我偏不告诉你。”若水跟嘚瑟的一甩短发,“不过,我能告诉你,他不是你的。”
    这种表情要多欠揍有多欠揍,女生看她这幅欠扁的样子,气的脸都绿了,“你!他不是我的,难道是你这个平胸妹的?”
    “对,我就是她的。”走到若水身边的上善把三岁递给她,顺便回头给了她一个微笑。
     我是她哥哥,这话没毛病。

上善不若水 第七章

    不是上善的女朋友,这点让若水难过中还有一点开心。怀里的狗不安分的动了动,小爪子挥舞了两下。
“嗯?怎么了?”托了托怀里温热的身体,若水低头看三岁,这一看,若水瞪大了眼睛。
若水扳过三岁的脑袋,再次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三岁的眼睛,然后笑了起来。
“怎么了?”上善注意到若水的不对劲,低头看向她怀里的狗。
“三岁的眼睛……”若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正经一点,想营造一种严肃的氛围,然而下一秒就破功了。
“我可能捡了个宝。”嘿嘿嘿,会不会像玄幻小说里讲的那样,她捡到了一个超级强大的外挂,她马上就要从路人甲发财致富变成白富美,然后横扫世界。哈哈哈,这样她写黄色小说的事情也就迎刃而解啦!
上善看了三岁好几眼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郁闷的转回了头,“没什么特别的啊。”
上山这么一说,若水更开心了,呦呵,说不定她若水是三岁的真命之主,只有她能看到三岁的与众不同,这么想着,若水又看了一眼怀里的三岁,哎?刚刚看见的那个怎么没了?
靠……玩儿她呢?!
三岁晃了两下之后就安静了,只是眼睛一直滴溜溜地转,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你确定是个宝?”上善斜眼看了看若水,是个活宝也说不定……
黑暗里有个身影一直跟在两人的不远处。直到看着两人进了家门这才转身离开。
小家伙,这可不是狗喔……离开的身影留下一串轻笑,既然你救了它也收养了它,就要……对它负责呦!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杨母看见两个人回来了,一点也不吃惊,虽然还是问了一句,但这是习惯性的问话,她已经猜到了他们俩的回答。
“老师留我们在学校有事。”上善回道。杨母点头,跟她想的一样,不过说的人不一样让人相信的程度就不一样。若水说的她一般就不会相信,上善说的她百分之九十八会相信。
“若水你怀里抱着什么?”看到了若水,杨母的眉头就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又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
“我捡到的狗。”若水护住怀里的三岁,生怕母亲抢走它。
“这动物不好养,还要拉屎尿尿什么的,挺麻烦的。”杨母不怎么想养狗,养她已经让人很费力了,更别提再养一只狗了。
“我会照顾好它的。”若水的目光中透出一股惊慌,她不想丢掉三岁,“妈,它不会惹事的,我会好好看住它。”
“我觉得你看住你自己更好点。”杨母皱着的眉头有些松开,看着女儿认真的眼神,内心也有些不忍拒绝。
“我也会帮忙照看的。”上善到厨房里端了碗水放到若水前面,“三岁可能比较想喝水。”
若水一愣,怀里的三岁正盯着那碗水一动不动。若水把它放下来,三岁立刻窜到碗的跟前,伸出粉红的舌头快速的舔着碗里的水,看来是渴的紧了。
“好吧,拉屎尿尿什么的你们都得负责好了,弄的不好我就把它送人。”杨母最终还是同意了养狗。
若水看了看拼命喝水的狗,又抬头看了看上善,心里有种莫名的情愫。
“谢谢你。”如果没有他的那句话,妈妈同意她养狗的可能性就会很小。
“别谢我,明天还要你帮我打饭。”上善瞟了若水一眼,垂下眼眸,眼角在若水看不到的地方轻轻弯了弯。

上善不若水 第六章

    拉着若水,上善重新找到了宴会厅里的好基友,他正跟施小雨聊的欢呢,看来自己的招数是奏效了,“李瞳,我们先走了。”说完还冲好基友眨了眨眼,你小子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兄弟只能帮你到这了,光顾着聊天是没有用的,还要有更多行动,比如说……
    上善踩着施小雨的鞋带,让刚准备往旁边走的施小雨被绊了一下,摇摇晃晃眼看要摔倒,正如狗血电视剧里的剧情那样,李瞳一下子伸手扶住了施小雨,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
    “哎?对不起对不起。”上善一脸无辜,叫声道歉后拉着若水就跑。
    八点多的晚上还是挺热闹的,这里本来就是街区,也是校区,更何况今天还是周五,热热闹闹的人群中,两个人一时无话。
    拐进了一个安静点的胡同,喧嚣的声音顿时远离。
    “你在哪儿捡到的狗?”上善跟若水两个人沿着马路往回走,上善老是觉得这条狗眼熟,但又说不上来什么时候见过它。
    灯光昏暗,上善看到若水被灯光勾勒过的下巴,一时有些失神,跟施小雨比起来,若水似乎……更耐看些。
    “就在甜品店门口,今天那只狗被人追,跑到了学校旁边的湖里,然后我追过去看的时候,它正好朝着我过来,我就顺便把它带回来喽。”若水倒是没有注意到上善的眼神,只是抱着狗的胳膊有些发酸,于是换了个姿势抱着狗。
    “你怎么知道它想不想跟你回家?”上善对这条陌生又隐隐有熟悉感的狗没有太多好感,如果换做是他,他才不会爱心泛滥捡回家,回家还得给它洗澡抓跳骚什么的,说不定这狗还会到处大小便……想到这上善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若水才不会管这些,好不容易有了个愿意乖乖听她说话的生物,不想跟她回家也要跟她回家,除非它原本的主人来找。
    “不想跟我回家也得跟我回家。”揉了揉怀里小家伙的脑袋,若水觉得是上善想太多,狗跟人一样,怎么可能不希望有个温暖的家。
    “我会好好照顾你哒!”
    上善瞥了若水一眼,表示不相信若水说的话,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去照顾别人?
    不过……若水现在的样子,才像记忆中的那个人。
    “施小雨挺好看的。”若水突然没头没脑的就是这么一句。
    “一般吧。”上善对施小雨这种美女并没有什么感觉。他感觉自己有个怪癖,就是喜欢别人不怎么喜欢的东西,比如听歌,他喜欢听那种冷门的歌,恨不得没人听过才好,那他会有种我有别人不知道的宝贝的感觉,当自己喜欢的东西被更多的人喜欢了,自己就会渐渐失去兴趣。
    可能这就是别人口中的占有欲吧。
    若水抬头看了上善一眼,上善竟然不喜欢那种耀眼的美女,挺意外的。上善的个子比若水高出一个头,从若水的角度正好能看到他在灯光下的侧脸,嗯,爸妈的基因还是挺不错的。
    “我们俩扯平了。”若水收回看着上善的目光,想起自己打算要说的话。
    “嗯?怎么扯平了?你觉得这么点弥补就够了?”上善的脚步很稳,不急不慢,而若水却不时要加快速度才能跟得上他的步伐。
    听到这话若水不觉有些气恼,“上善,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过分,我不就用了你的名字放在小说里嘛!而且,你也不能威胁我了,我也找到了你的把柄!”
    “哦?什么把柄?说来听听。”上善的脚步慢了下来,这样若水就不需要隔三差五的加快步伐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恋了,哼,你要是把我的事情告诉爸妈,我就也把你的事情告诉爸妈,大不了鱼死网破。”若水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一瞬间的慌,也不清楚到底是在慌什么。
    嗯?我早恋?我自己怎么不知道?看了一眼旁边气鼓鼓的小丫头,上善不由得想笑,“我怎么不知道我早恋了?你从哪儿知道的?”
    上善这话让若水彻底傻眼了,难道是自己误会了?可是明明……
    “今天中午坐在你旁边的那个女生,你还给她你的午饭……”若水越说自己越没有底气,上善反而扬起了嘴角,她这是……不开心了?
    嗯,下次不跟任何女生坐在一起了。
    “你给我打的饭里面有我过敏的东西,李瞳也不大想吃,我又不想浪费粮食,就顺手给了那个女生。”解释完以后,上善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
    哦,那就不是女朋友了……若水莫名的有点开心,然后她就给自己浇了一盆冷水,开心个屁啊,还以为抓住了对方的把柄,结果什么都不是。现在好了,还要再听上善的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