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沉

腐娃一枚

上善不若水 第四章

     不能陪女神这件事让若水很蓝瘦,毕竟女神不是经常约她啊,这么难得的机会就因为上善而泡汤了,香菇啊……
    中午放学的时候若水慢吞吞地走出教室,迎面就看见等在门口的上善,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而这个白眼自然是被上善看见了的,不过他装作没注意到,只是懒懒地开口催促她,“快去给我打饭,我在食堂一楼等你。”
    “哦。”虽然不情愿,但为了她的小说,她忍了。
    他们学校的食堂倒是足够大,分为两层,总的来说第二层的饭菜更加好吃也更贵些。看着手上善的饭卡,想想上善特别不喜欢吃的几样,若水的眼角露出笑意。
    端着小饭桶的若水心情好了很多,想想里面的饭菜,哼哼,我打的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远远的就看到上善坐在靠窗的位置,旁边还有一男两女,男生应该是上善的好基友,女生嘛,看其中一个看上善那副娇羞的表情应该是喜欢上善。呦呵!早恋!可让她逮着了,这下你不能威胁我了吧!
    “你的饭。”自认为发现了上善秘密的若水心情很好,把保温桶轻轻地放在上善面前,温柔的让上善诧异,按照道理她不应该很不乐意帮他打饭吗,怎么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我走了。”发现了秘密自然要放在心里偷着乐,若水很开心的转身离开。
    “咦?你妹妹这是转性了?这么温柔?”上善旁边的男生看着若水越走越远的背影使劲揉了揉眼睛。
    上善也不知道若水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怎么突然有这么大反差。
    “那个女生就是你双胞胎妹妹?”靠在上善旁边的女生甲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还以为是他女朋友呢!既然不是,那就好,不过,上善的妹妹……说不定是追上善的突破口呢。女生甲也弯了弯唇角,男神离自己好像更进一步了呢。
    上善打开保温桶,原本温和的脸色瞬间给了下来,怪不得那个小妮子那么开心,原来是给自己下套了,里面的饭菜全部都是自己不喜欢的甚至有自己过敏的,她绝对是存心的!本来看她温柔乖巧的样子还在想晚上是不是减轻一点惩罚她的力度,看来是一点都不需要了!
    “这个给你吃。”上善把保温桶推给了旁边的女生甲,女生一愣,随机脸红心跳,好基友自然将这一切都收归眼底,眼中浮现出悲悯,小姑娘,你还是太年轻了,给你吃的原因不过是不想吃,他知道我也不想吃但是又不想浪费粮食所以做了个顺水人情。
    女生甲羞答答的接过了保温桶,小口小口的吃,她本来打算不吃午饭减肥来着,但是男神的邀请又不忍拒绝,只好吃完后绕操场多走几圈了。
    躲在不远处偷窥上善的若水自然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家伙早!恋!了!情绪里有着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气愤。哼哼!以后,你就不能使唤我了,我们俩扯平了!
    没吃午饭的上善心情也不大好,幸好有好基友的零食。好基友……想到好基友,上善条件反射的看了旁边一眼,然后想到了自己在若水的小说里……握着笔的手下意识的用力,戳破了草稿本。
    怎么看怎么想自己都应该是攻的那一方!不过说实话自己对男人真TMD没感觉,他敢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是个纯纯正正的直男,而且一点也没有弯的趋向。
    上课的时间对于若水来说是无比的漫长,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放学,若水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去找上善,他说要她帮忙拿东西的,可是她已经有了上善的把柄了,不需要再听他的了,可是要是自己不去的话,万一他真的把自己那个小说的事情抖出去了就完蛋了,就算是早恋,也没有自己写小黄书来的严重。
    哎……还是去吧,先摸清楚敌人的底细才好下手。
    到了隔壁上善的教室门口,看见上善正在整理东西,不过他桌子上堆成了山的是什么东西?若水睁大了眼睛……那些不会就是要她拿的东西吧?!
    woc!真狠!他不知道她最讨厌搬这种遮住视线的东西么?上次就是因为想展示一下自己是大力女子结果在男神面前丢了个大脸……摔了个结结实实的狗啃呢。所以若水对这种庞然大物有阴影。
    “不进来帮我搬,杵在那里干嘛?”上善早就看见了若水,看见她站在门口不断变换的五彩表情,心里十分痛快。
    “我没吃午饭,搬不动,本来只要你搬这边一点的。”上善指指一旁的一小堆书,在心里偷笑,若水这是给他找了个极好的理由来光明正大的让她搬这些给同学的礼物。
    “他们先去准备生日现场了,我负责搬这些他们准备好的礼物。”说实话人家本来是想自己亲手交给过生日的同学的,但是上善自告奋勇说生日礼物要一起送才有惊喜,于是大家把自己准备的礼物都放在了上善这里。
    若水恨恨地收拾着堆成山的礼物,“谁过生日?”
    “施小雨。”上善看了一眼表情愤恨的若水,唇角微翘。
    施小雨?今天初雪好像就是要给她买生日礼物的。哎?施……小雨?那个校花?若水看了看礼物,怪不得有这么多……
    “好了没?走吧,不然要迟到了。”上善背上书包,也不管若水手里大包小包甚至脖子上还挂着的东西,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
    若水颤颤巍巍地跟在后面,随时注意着身上认真物品的状态,透过礼物间的缝隙看前面悠哉悠哉地上善,若水恨不得把身上的所有东西都砸过去。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到了举办生日宴会的地点,其实也不算太远,就在学校后面的一个甜品店,只不过今天这个甜品店和旁边的小茶馆都被学校的某位暗恋,哦不对明恋的富二代包下来给施校花庆祝生日。
    若水好不容易稳稳地有到目的地,刚想把东西拿下来放好就被一个突然冲过来的狗给撞到了,东西散了一地。
    若水暴躁的想要煮了这条狗,可回头一看这条狗还在拼命地奔跑,而在它前方……是学校外面的风景湖!
    狗冲过去不久就有人急匆匆的赶过来,手里拿着棍子,嘴里骂骂咧咧,“死狗!居然敢坏老子的好事!”那个人若水认得,是附近的霸王,老做一些不好的勾当,若水一下子就原谅了这条狗,原来它是为了做好事。
    她是不是该去救救那只狗?
    “噗通!”若水一惊,那只狗已经跳到了湖里,也不知道那狗会不会游泳。若水一下子着急起来,丢开礼物就冲向那条河,却看到狗稳稳当当在河里刨着。
    “呼!”若水松了口气,却看到这狗向她的方向刨过来,若水赶紧跑到湖边,等着狗一靠岸就把它拉上来藏起来。
    狗似乎是明白了若水的意思,一下子扑上岸,若水脱下外套,一把包起湿漉漉的狗,跑回了生日宴会的地点,那个追着狗的人只看见狗消失在前面,没看见若水从旁边的小道跑过去,只当是狗掉进了水里,嘴里骂着“活该!”然后气哄哄的回去了。
    整个生日宴会若水都没有参与,反正人家也没有邀请她,她就是搬个东西来而已,现在若水抱着狗躲在甜品店的后院,跟狗玩的不亦乐乎。
    “我决定收养你了,该叫你什么好呢?”
    “看你游泳挺6的,要不然就叫你善水?”额,怎么有点怪怪的,上善?若水?善水?怎么这么像她跟上善养的孩子……呸呸呸!谁跟他有孩子,除去血缘关系不可改变,若水一点也不想跟上善有什么关系。
    “就叫你三岁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