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沉

腐娃一枚

上善不若水 第九章

    “……”你什么时候是我的了?!不行不行,你这种烫手山芋我不能接。“他是我……”若水刚准备解释上善是她哥哥,上善就把她拉到了身后,朝着对面女生微微一笑道:“答案已经很明白了,抱歉,先走了。”
    也不等那边的人回话,上善就拉着若水走了。
    “你松手,三岁要掉下去了!”走了一段距离后,若水想要甩开上善的手。
    “哦。”上善趁着若水手使劲的时候一松手,若水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下来。本来被当做挡箭牌就很不开心了,现在他还这样!若水气的抱紧三岁就一溜烟跑走了。
    嗯,这是生气了?上善低头瞧了瞧刚刚握过若水的手,压制住有些不受控制的心脏。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正大光明地抓住她的手,跟印象当中的柔软所差无几,如果她知道了自己对她有这种龌龊的心思,她会怎么想?
    都把他当成受了,还能怎么想。上善摇了摇头,快步跟上若水。
    杨父杨母是做生意的,一个月起码有半个月不在家,在家的时候也难得管管兄妹两个,他们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帮做了坏事的若水擦屁股。
    今天杨父杨母也不在家。到家的若水翻了翻冰箱发现并没有吃的,而她只会做蛋炒饭,冷饭虽然有,但家里的鸡蛋吃完了,心情不好的她又不想去超市,那就不吃饭了。
    但是三岁是要吃饭的呀,于是若水把冷饭放锅里用油盐稍微炒了一下,本想全部倒给三岁的,犹豫了一下,若水留了一点给自己。
    上善呢,他吃啥?
    管他吃啥,还怕他饿着自己?
    若水端着饭碗坐在三岁旁边,边吃边生闷气。
    上善做完作业肚子才感觉到饿,这才想起来他们还没吃晚饭。若水今天怎么这么安静,也不翻箱倒柜的找吃的。
    出了房门看到三岁满足的打盹儿,上善想到他们应该已经吃过了。看了看冰箱,中午的冷饭没了,这两只不会就只吃了冷饭吧?
    叹了一口气,上善出门到附近的超市买了两样蔬菜,还带回了一壶子酸奶。在厨房洗切烧不费片刻功夫,就做好了两样小菜,挑了一点放到三岁碗里,其他的放在了饭桌上。
    “若水,来吃饭了。”推开若水房门,看到若水像贼一样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嗯?又在干什么坏事?又写小黄书了?“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像贼似的。”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若水连忙摆出笑脸,“就是又yy我了?”上善挑眉,心想暂时不追究她,毕竟今天她也帮了他一回,“出来吃饭,你不饿吗?”
    本来吃了半碗饭饿倒是不饿,不过上善既然做了饭……不吃白不吃。“哦,来了。”
    饭桌上的气氛有点过分安静,两人都只顾着低头吃饭。这画面三岁都看不下去了,撒开小短腿跑到若水腿边,用小爪子拍了拍若水的脚。
    “拍我干啥?”若水低下头把三岁捞到腿上坐着,“你也想吃?刚刚不是吃过了吗?”虽然味道不咋的。
    捏了两片菜叶子放到三岁的嘴巴里,三岁欢快的砸吧着嘴,咽下去后又跳下若水的腿,又去拍上善,上善瞥了它一眼,“我这里也只有菜,没有肉。”夹了一筷子菜叶子悬在三岁嘴巴上方,三岁乖乖张开嘴,“啊呜”完美的接住了菜,快夸我夸我。
    “……”没人夸它,好委屈,三岁左看看右看看两个人一个都不理它,哼!
    “这是第几次?”若水总算开口。
    “什么第几次?”上善没反应过来。
    “第几次被表白?”若水斜了他一眼,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第二次。”上善认真地回忆了一下,第一次嘛……还是不要提了。

评论

热度(6)